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重大新闻
疫情之下 | 一位亲历SARS的协和退休教授关于2020年新冠病毒传染病大流行的随想录
时间:2020.04.04 点击数: 字体: 发布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陈德昌

       2003年我生平第一次见识SARS流行,有机会在北京防治指挥中心工作,多次参加危重病人的会诊,自以为增进了许多知识,获取了有益的经验教训。我认为现代医学完全有能力做好病毒传染病的防控,传染病将不可能重演2003年北京那样规模的传播。事隔17年,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(WHO正式命名:COVID-19)。我退休在家,没有参加临床第一线工作,依靠现代电讯网络,追踪疫情发展的动态。我惊觉自己的知识有限,对周围无穷的世界变化,我所知所感如沧海一粟。


放眼全球,传染病的早期发现、早期隔离都不是容易事


       病毒传染病的防控基本原则是:早期发现,早期隔离。此类疾病目前没有特效药。2003年北京没有切实做到早期隔离,2020年武汉同样如此。我国当今的医疗水平已有显著提高,即便如此,新冠病毒感染病人悄悄出现的初期,却没有引起大家的足够注意。2020年1月19日,钟南山院士赶到武汉几家医院巡诊。20日,他勇敢地站出来,首次提出新冠病毒可以“人传人”,推翻了前不久“不会人传人”的错误论断。


       社会舆论哗然。大家自然认为,这20多天,我们错失了早期隔离的最佳时机。我也是这么想的。


       医学历史学家不容易犯错误,因为评论一般是回顾性的,与疫情的发生和发展有着一定的时间距离。他们有批判性分析的能力,也可以说是“事后诸葛亮”。然而,我们的社会永远需要广大民众,出于爱国之情,随时发出不同的声音,这对于引出正确的结论是有帮助的。回过头来看,如果能尽早发布疫情,开展有关病毒和传染病的科普教育,提高社会大众识辨是非的能力,结果会大不相同。


       但凡事都需要静下心来思考。每个人都会犯错误,认识决不可能一次完成。我对这问题的认识也走过曲曲弯弯的路,很多认识是迟到的。流感病毒和新冠病毒截然不同。流感每年都发生,美国也不例外,每年感染病人众多,死亡率是世界上最低的。美国人可能因此认为,对其他病毒的感染,他们必然有防控的能力,稳操胜券。新冠疫情早期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挑衅性地指责中国没有做好早期发现、早期隔离,引发了传染病大规模的播散。


      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位国务卿没有想到美国也会犯错误。在大量的流感病人中,他们没有把混杂其间的新冠病人及时发现。换句话说,美国没有做到早期发现。方舱医院是美国在1918年收治大流感病人时首次创建的。2020年,美国没有做到对为数众多的疑似病人进行早期隔离,迟迟才想起来要建立方舱医院。截至4月4日8时,美国累计确诊病人已超过27万人,死亡7077人。从目前统计数字来看,美国累计确诊病人占全球第一位,紧接着是意大利和西班牙,确诊均超过11万人。毋庸讳言,美国的医疗的力量比较强,死亡人数低于意大利和西班牙。


        根据最近资料,全球累计确诊破100万,死亡人数超过5万。英国王子查尔斯和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,先后确诊。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,确诊后入院治疗。是时候要特别强调国际合作和交流、分享经验了。


突如其来的传染病改变了亚洲人、欧洲人和美洲人的生活

       2003年北京SARS时期,我住在指挥中心的一幢楼房里,不回家,街上很少有行人和行驶的车辆。我想,不幸事件即将过去,今后将不会重演。然而,2020年武汉实行了史无前例的“封城”,武汉人不能自由出入。接着,法国餐厅和咖啡馆被封闭。法国人崇尚美食,奶酪有360种,奶酪、葡萄酒、面包,被尊为“美食三位一体”,盛誉世界。露天路边咖啡座是巴黎特征性景观。法国人喜欢坐着,慢慢地喝着桌上一杯咖啡,看着街上过往的人群,一天紧张工作之佘,享受着闹市中的悠闲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路边咖啡座也被取消。日子久了,法国人会受得了吗?意大利政府把音乐厅、歌剧院等公共场所封闭了。意大利人天性需要歌唱和演奏。他们或者在家居的室内放声歌唱,或者在自家的露天凉台上,拉着小提琴纵情独奏。意大利死亡14681人,包括在疫情前线恪尽职守的医务人员。然而,意大利人难以约束。南部市民周末,出城吃烧烤、搞派对。他们的市长在电视讲话中,挥拳、训斥、流泪。


       新冠病毒同样影响着中国人的传统习俗。中国人喜欢上茶馆聊天,在饭店里喧喧嚷嚷,摆宴席,或者成群结队,到各地旅游。静静的杭州西湖,白堤、苏堤,小小的断桥,人满为患。春节回乡探亲,挤满各班飞机和高速列车。十几天内,数以千万计人口大迁移。就总体而论,在紧急状态下,中国人能遵守纪律。新冠病毒这小小的生物,神奇地改变了现代亚洲人、欧洲人和美洲人的生活。


用人民战方式打防疫硬仗,堪称地道的中国特色

       在新冠病毒快速传播之初,武汉患病人数呈几何级增长。我在电视和手机视频上,见到第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,全身穿防护服和隔离衣,戴护目镜、口罩、防护面屏,还有腿套、鞋套,俨然像一位穿上宇航服的宇航员。无法辨认医务人员的真面貌,他们的姓名写在防护服的背部。与2003年SARA期间相比较,防护严格多了。大量疑似病人在酒店隔离,确诊病人住火神山医院、雷神山医院等医院,危重病人由ICU收治。为做到“应收尽收”,武汉市自2月4日起全面着手将会展中心、体育场馆等改造为“方舱医院”,集中收治轻症患者,防止扩散。最终开放14家方舱医院,增加床位上万个。服装厂以及汽车工厂,改装生产线,供应大量的口罩和防疫服装。疫情防控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听来惊心动魄。


       目前,中国本土疫情基本得到控制,正面临境外输入的危险。对境外回国人员,从进入北京机场起,按规定,分批接受各项检测后,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14天医学观察。为防止有人隐瞒病情,我家居住的小区,必有居委会干部,亲自到各家各户查看:“你家有没有人从武汉来的?”“你家有没有从国外回来的?”


       小区封闭,外人不准进入,居民必须持有个人通行证。小区内,有几家商店开门营业,专供蔬菜、鱼肉、鸡蛋、水果。可以想像居委会需要农业、交通运输业等多方面帮助。鳏、寡、孤、独4类居民,是弱势群体,由为数众多的志愿者,帮助他们的日常生活。这种零距离的照顾,琐碎繁杂。居委会干部和大批志愿者,把防控工作落实到各个居民小区,在医院范围之外,呵护着大批居民的生活安康。措施落实到各小区,落实到每个人,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。


       协和医院也很关心我们。我老伴82岁,曾患腰痛,下地行走困难。孙红带领协和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出发前一天,来家探望我们。她建议我老伴用上腰围,这一招还真有效。我88岁,身患多种基础疾病。但我喜欢阅读,兴之所至,也写些文章。老伴喜欢听中央广播电台,她和大女儿饶有兴趣地做各种式样的蛋糕。我们住在安慧里小区有安全感,居委会干部和广大志愿者都是我们可亲可爱的人。用人民战方式,力争打赢这场新冠疫情的硬仗,堪称地道的中国特色。


       米寿之年,我需要在新时代重新学习生活。写下这篇文章,把我的心理体验过程,保存在记忆中。也愿意和大家共享。    


陈德昌

       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1979-1982年赴法国学习现代重症医学知识,1984年北京协和医院建立中国首家综合性“加强医疗科”,任首届科主任,牵头的“全身感染与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临床与基础研究”获2002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