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媒体聚焦
【人民日报】科普,这些医生很靠谱(专业知识可以很亲近)
时间:2018.08.27 点击数: 字体: 发布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申少铁

如何预防糖尿病和高血压?生酮饮食真的能减肥吗?怎样科学补钙?……这些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。各种社交平台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养生和保健的内容,有的是广告,有的内容互相矛盾,有些人还因此上当受骗,耽误治疗。针对这种情况,北京协和医院开展多种形式的医学科普,鼓励医生将专业的医学知识以通俗易懂的形式介绍给大家。

从著书撰文到视频直播,科普方式与时俱进

为了提高医生的科普能力,2016年以来,北京协和医院举办了两届健康科普能力大赛。医院采用科学、媒体双导师形式辅导参赛者,其中科学导师提供科学和专业的指导意见,媒体导师辅助医学知识传播出去。医院还与视频网站合作,对比赛进行现场直播,第二届总决赛当天,有60多万人同步在线观看。在第二届大赛上,泌尿外科主治医师樊华凭借题为《兄弟!你的“蝌蚪”还好吗?》的精彩演讲,获得“十大科普演说家”称号。今年6月,樊华参加第三届中国健康科普创新大赛,获全国“十佳科普演讲达人”称号。

像樊华这样热心于健康科普的医生还有很多。作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和北京市健康促进示范基地,北京协和医院有着强大的科普专家阵容,许多人还在中华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、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理事会等团体任职。

以前,医生主要通过著书、撰文为大众讲解科普知识。进入互联网时代,特别是移动互联的普及,使得科普的渠道更广了,微信公众号、微博……医生纷纷“触网”。在《健康之路》《养生堂》《我是大医生》等健康科普电视栏目上,也常常能看到协和医生的讲解。此外,医院每年还围绕各类疾病开展多种形式的健康教育活动,例如各类健康大讲堂、近200场的义诊咨询活动,直接获益患者数万人;组建了十余个患友俱乐部,定期开展健康科普活动,如矮小青少年增高夏令营、糖尿病患友俱乐部等。

提升科普能力,有助于医生更好地与患者沟通

“有些患者肾积水了也不看病,直到身体很不舒服了才来求助医生,但是肾脏已经出现了难以恢复的损害。”樊华介绍说,很多医生诊断病情时不知道如何形象地与患者沟通,患者听了医生的诊断也是云里雾里。“如果把膀胱比作水库,那么前列腺就是水库泄水道中的一块石头,如果石头‘长大’将水道挡住了,水库库容就会急剧上升,上游的肾脏也会排水不畅,导致积水。”这样一讲,病人就很容易理解。

樊华的科学导师、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尹佳认为,健康科普对于大众认识自身疾病尤为重要。医学专业知识和医生之间交流的术语,一般人不容易听懂。很多病比较复杂,人们常常因意识不到严重性而耽误治疗。医生只有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深入浅出地向大众传播医学和健康知识,大众才能及时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,这也有助于疾病的预防和治疗。

“健康科普有利于预防高血压、糖尿病等慢病。”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潘慧分析,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生活方式越来越不健康,例如长时间刷手机、不运动、吃垃圾食品,患慢病的风险越来越高。有些小孩饮食不健康,又不爱运动,长成了“小胖墩”,成为患慢病的潜在人群。“所以,向大众普及慢病知识,让他们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,已迫在眉睫。”

北京协和医院骨科主任医师林进认为,做科普不仅要接地气,更要有高度、有广度、有深度。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科普人,医生应拥有驾驭艰深科普选题的能力,包括很好的理解力、表现力和传播力。医生参与其中,综合能力可以得到锻炼和提高。

“参加完健康科普能力大赛,我在门诊与患者的交流方式改变了很多。”樊华表示,参加科普大赛,让自己领悟到医生与患者交流需要使用浅显的语言,让患者听明白,同时医生也应重视倾听患者的声音,这样才有利于形成良好的医患关系。

设置量化指标,调动更多医生的科普积极性

“作为一名医生,应该主动去做健康科普,这样才能让更多人了解专业医学知识并获益。”潘慧除了指导年轻医生参加健康科普大赛,还参加了许多其他科普活动,例如撰写健康科普类书籍《矮小症365个怎么办》《矮小儿童营养百问》等,并在网上长期坚持给患者答疑。

在潘慧看来,做健康科普也是医学界专业人士的责任所在:“现在,做健康科普的很多,但靠谱的不多,特别是自媒体,内容泥沙俱下。如果专业医生不站出来,许多伪科学的知识就会被广泛传播。”

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健康科普也应该与时俱进,利用新的媒介和渠道。”北京协和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,协和医院正积极发展医院的自媒体,坚持内容为王,发出科学的声音,及时让市面上的伪科学谣言止步。目前,协和医院有APP、微博、微信公众号和多科室科普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,已形成传播矩阵,在市民中拥有广泛的传播力和影响力。2017年8月开通的“协和医生说”微信公众号,目前推送文章140余篇,平均每周推送3次,每次1到3篇文章。这些文章均由临床一线热心科普的专家供稿,多篇文章被国家卫健委的官方公众号转发,点击量轻松过10万。

“做健康科普不应该仅靠医生的情怀,应该成为一种制度。”潘慧认为,虽然有些医院开始在医生职称评比中设置健康科普的量化指标,统计科普奖项及成果,但整个医疗行业还没有将健康科普纳入绩效考核体系,很多医生做科普凭的是自己的一腔热情。他建议,有关部门研究将健康科普工作纳入医院绩效考核体系,使医生的科普工作能得到实在的回报,“有了制度的支撑,才会有更多医生投入其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