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协和医报
医院暴力零容忍
时间:2013.11.11 点击数: 字体: 发布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余可谊

    短短几天内,又有多名医生、护士被打。面对如此高频率的医护人员遭受暴力侵害事件,一位医生得要多淡定才能安心工作?一直以来,我都提醒自己,面对暴力伤医事件,不要麻木,不要视而不见,要站出来说话。然而,暴力事件并不因我们在微博上的谴责而减少。问题出在哪里?显然这可以归根到体制问题,但更重要的是,当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。
    实际上,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,在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时有发生。去年我在美国学习期间就听说了两起美国医生被患者杀害的事件。一是前年约翰•霍普金斯大学医院一位神经外科医生被枪杀,二是去年加州有一位泌尿外科医生被枪杀。世界卫生组织在2012年发布了一个针对医院暴力的调查报告,明确指出医院暴力会影响医疗系统的服务供给能力,增加整体医疗费用支出。问题是,在欧美国家、日本和港台地区都有保障医务人员安全的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政策,而中国大陆却几乎对此失声。
    看看英国国家卫生系统对医院暴力的“零容忍”宣言吧:“英国国家卫生系统对医务人员寄予厚望。我们需要他们感到有价值和被赞赏。即使是在困难时刻,他们也会为病患尽最大努力,所以请给他们尊重和尊严。不容忍对医务人员的暴力,不希望他们受到任何形式的语言辱骂、威胁和攻击。”
    我在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附属医院参观时,发现该院急诊科有类似的警示语:“我们承诺为患者和家属提供非凡的照料,同时要求你们在医疗过程中不得有任何辱骂和暴力行为。我们对于任何危及我们的病人、访客和员工人身安全的行为采取零容忍。”因为圣路易斯市属于美国枪击案高发地区,进入急诊科的入口需要安检,旁边还站着两名高大威猛的黑人保安。
    那么,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这个舶来的概念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吗?还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障碍。首先是认识上的误区,国内的卫生管理部门、医院都将医院暴力事件视为偶发现象,不从早期进行干预。实际上,医务人员在职业中受到暴力威胁是一种经常现象,而且是可预防的。不是杀害医务人员才叫暴力,人身的威胁、语言的暴力也是巨大的伤害。医院暴力零容忍不是以暴制暴,而是一种警示和遏制。
    其次,我国医生、护士的社会形象影响了大众对这项政策的理解与支持。虽然国内的公立医院医疗技术进步很快,但医疗服务水平较差,医德医风也在滑坡。加上媒体的一些歪曲报道,医护人员缺乏良好的公众形象。从美国医院的宣言中可以看到,这项运动得到社会大众理解和支持的前提是医生、护士尽心尽力为病人服务,没有这种职业的自律很难赢得病人的真正尊敬。
    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的本质是人道主义。保证个体人格尊严和生命安全是每一个人应有的基本权利。但我们国家的法律对于暴力量刑过轻。学者周大伟曾指出:“刚开始提出酒驾入刑,不是也有很多人反对吗?但法律生效后,举国上下几乎立竿见影。动手打人的暴力行为难道不比醉酒驾车行为要恶劣和严重得多吗?醉酒驾车违法可以以行为入刑,暴力打人违法则需要以结果入刑,难道这样的法律不需要加以完善吗?”此外,当前中国的医院普遍没有很好地尽到保护自己雇员的社会责任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要向英国国家卫生系统学习。实际上,国内医院对于员工在工作中的人身安全保障有很多事情可做,关键是这种保护不在医院管理绩效考核之列,使得大家缺乏动力去做这些事情。
    是时候提出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的口号了。愈演愈烈的医院暴力事件已经影响到医生队伍的稳定,也将影响整个社会的稳定,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。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并非我们的目标,和谐的医患关系才是我们的目标。面对医院暴力,我们既要治标也要治本。“医院暴力零容忍”只是治标之计,我们应该把更多的努力放在为病人提供尽可能满意的医疗服务上。